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马鞍山万事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马鞍山万事通 首页 新闻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

谁推高了三四线城市的房价?

2018-7-2 09:34| 发布者: Flying| 查看: 55| 评论: 0

碧桂园,6月26日一早跌幅超过8%,短短四天内市值蒸发800亿元;同日,中国奥园、雅居乐、新城发展控股跌超6%,中国建材跌近6%,融创中国跌4.81%,中国恒大2.73%。

  地产股为何集体暴跌?

  一则有关棚改的消息是关键:棚改项目审批权收回至国开行总行。所谓“棚改”,是指为改善困难家庭住房条件的城镇危旧住房改造工程。

  那么,棚改项目审批权的上交同房地产有何关系?是否真如市场传言,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了三四线城市房价?三四线城市房价还有没有春天?

  这件事情有嚼头,要好好琢磨琢磨。

实例

  说一千道一万,当事人现身说法最真实。先来看一则某地产公司在某中部三线城市2017年初的广告。

  “今年市定目标任务是3.04万户,征收房屋430万㎡,计划投资265.17亿元,动迁15万人!什么?感觉3.04万户、15万人只是个数字,和自己没什么关系?那咱们拿去年的事实说说话。2016年棚改推动房地产去库存7000余套。

  对!就是这个数字!是不是感觉今年又可能有大批的棚改户加入买房大军?是不是感觉房价又会变动?贴心的我劝你哈,买房莫要犹豫观望,看准了买了就ok!”

  顺便备注一下,这座2017年棚改就动迁15万人的中部城市,城区人口数量只有100万多一点。

  不消多说,棚改之于当地楼市的意义已然明了。

  故事可以从2014年说起。

  该城市一位居民告诉[经济ke],三四年前,这座傍水而居的城市房价只有三四千,人均月工资也是这水平,生活很惬意,压力也不大,“盖了很多房子,卖不出去,大家也不着急买,房价有一阵子还下降。”

  房地产库存高企,土地就卖不出去,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想必急坏了。有多急呢?

  一个故事可以证明。

  去年底,中部某县一位刚离职的官员私底下告诉[经济ke]:“负债太多了,2016年卖了两宗地,今年卖了一块地,老板(指县委书记、县长)都快急死了。县里面除了医院没有抵押,其他可以抵押的资产都抵押出去了”。他如果土地再卖不出去,抵押的土地价格下跌,银行逼债,政府信用违约,那可麻烦大了。

  这并非某一个城市的难题,而是全国普遍现象。

撬动

  怎么办?

  必须把手头的存货清仓,接着再卖地,卖新房子,要不,这生意就做不下去了。卡住脖子的难题是,谁来掏钱买单?靠当地居民家里可掏不出更多的钱。那么,钱从哪里来?谁来撬动这个支点?

  棚改货币化安置的定向宽松(PSL)如期而至。

  2015年,国务院推出棚改三年计划,要求积极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以缓解和消化商品房库存。棚改规则逐渐转向为货币化安置,也就说拆迁之后不给房子给现金,拆迁户自己再去买房子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棚改是一石三鸟之计:“棚户区改造不仅改善民生、改变城市面貌,也创造住房需求、拉动房地产投资,是未来 5 年支撑房地产行业发展的核心变量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毫不讳言:“棚户区改造货币化的初衷是房地产去库存。”

  从此前的实物安置改为货币化安置是其中关键,而PSL又是核心环节,并被不少地方政府视为如意法宝,放大到极致。

  具体怎么操作呢?还是以上述的中部城市为例,政府规划一批棚改项目,向政策性银行申请专项贷款,国开行再通过PSL拿到央行资金。贷款到手,地方政府通过货币化安置向棚户区居民发放补偿款,棚改拆迁户拿着拆迁款,欢天喜地买新房去,比如上述所说的做广告的大公司。

  这里说的政策性银行主要就是国开行。公开数据:截止2017年末,国开行累计发放棚户区改造贷款3.4万亿。在回应几天前的消息时,国开行说截至5月末,今年发放棚改贷款4369亿元,有力支持了棚改续建及2018年580万套新开工项目建设。

  占比有多大呢?住建部副部长陆克华曾透露,2016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达48.5%,比2015年提高了18.6个百分点。另有数据:2017年我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完成投资1.84万亿,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高达60%

  三年棚改计划之前的2014年,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是9%。

效果

  效果如何?

  仅2016年,棚改货币化安置可以从市场上购房2.5亿平方米。当年全国住宅销售面积13.75亿平方米。再算算,这2.5亿平方米主要集中于三四线城市,其效果就更加可观了。

  如此大手笔,库存被快速消化,甚至不得不加快供地。

  5月初,[经济ke]拿到一份《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各市州中心城区、各县市商品房库存去化周期的函》显示,衡阳城区的住宅去化周期只有5.5个月,株洲茶陵县仅1.4个月!什么意思?按照当时的销售进度,茶陵县1.4个月后就没有房子卖了。

  无独有偶,湖北省住建厅今年6月4日也发文警示住房库存消化周期不足6个月的城市做好工作,遏制投机炒作。如今,宜昌、徐州、西双版纳等城市都已加入限购的行列。

  当然,此时的地价已非吴下阿蒙。在湖南衡阳,2017年商住用地出让最高单价突破756万元/亩。2014年12月,当地土地最高单价是261.4万元/亩,三年近三倍涨幅,飙升幅度之大,让人瞠目。

  面粉贵了,面包自然跟涨。2014年,衡阳住房均价为3880元/平方米,同比下跌5.5%。然而,2017年衡阳最贵地块的楼面价已达3700多,房价超7000元/平方米是常态,八九千也不稀奇。

  原本为房子太多卖不动而发愁的那个中部小城,房价也昂首挺进“万元户”行列。

  不过,这里有个小疑惑。按照定义,城市棚户区是指在城市规划区集中连片简易结构房屋较多、房屋密度大、基础设施简陋、房屋年限长、功能不全、安全隐患突出的区域,包括城市棚户区、国有工矿棚户区、国有林区棚户区和国有林场、垦区危旧房等,后来棚改还扩展到了集体土地上的城中村改造

  棚户区是历史欠账,也是城市伤疤。从2008-2016年,全国棚改已累计使8000多万住房困难群众“出棚进楼”,相当于德国的总人口。这无疑是伟大的民心工程。

  快速推进后,一位开发商人士直接告诉[经济ke],“这么多年,城市化建设非常快,城市棚户区其实在迅速减少,一二线城市的棚户区已经不多了。”

  棚户区不够用怎么办?西部某市经信委的一位处级干部说,放着这么好的政策不用不可能,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于是,棚改这本民心工程的真经到了某些地方就念歪了。比如,有网友爆料,2016年,江西九江某区38栋别墅型商住楼(100余户)也要进行“棚户区改造”

  可以肯定,这并非孤例。

淡出

  不过,怪象出现,却也是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逐步淡出的征兆。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支持农民工在城镇购房,提高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房地产去库存取得积极成效。三句话的顺序和逻辑结构均有看头,倒推解读,去库存目标已实现,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手段自然没有保留的必要,接下来亟待处理的是房价高企带来的风险。

  尹中立也撰文称,三四线城市的居民收入水平低,用去库存的手段刺激购房,金融风险已经隐现。对于房价涨幅居前的三四线城市,应该停止土地拆迁的货币化补偿政策,减少或停止棚户区改造的货币化安置。

  上述中部城市住建局今年4月称,当地2018年比2017年的棚改计划小些。2017年棚改计划中心城区征拆户数30440户,2018年棚改计划中心城区征拆户数13448户。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室主任徐奇渊测算:2018年2季度PSL增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速几乎为0

  连乡镇都不放过的恒大、碧桂园们或许确实到了回撤的时候。至于被断粮的三四线城市房价,且行且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 马鞍山万事通  |人工智能   

Copyright © 2013 wans.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