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马鞍山万事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马鞍山万事通 首页 新闻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

他花两千块买了一勺盐 明白了中国实业的痛处

2019-3-19 09:27| 发布者: Flying| 查看: 2234| 评论: 0

这是本次企业家系列访谈的最后一篇。访谈对象的名字大家不一定熟悉:全国人大代表、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

  不过没关系,这是属于中国众多制造业企业中低调“隐形冠军”的那一类。比如他们旗下的化工板块中,有相当多的印染助剂,基本上全球10件衣服中有7件衣服都要用到;企业的物流板块,服务的是数十万制造业企业,连接万万千千的卡车司机,这些人群,是我们今天每个人使用快捷物流服务的基础支撑。

  简言之,这不是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企业,更多服务于生产者。

  之所以选择徐冠巨做访谈,是因为传化同样是中国最早的一批民营企业,也是最杰出的之一。从一辆自行车、一个染缸,发展到现在年营收数百亿的企业。从事实业30多年,徐冠巨在访谈中与岛叔谈到了许多关于实体经济的见解,这些出于亲身提炼总结的看法,让作为媒体人的我们挺受益——

  比如,在创立之初,徐冠巨就吃了“没核心技术”的亏,曾经在80年代花了2000块,最后只买了一勺盐。这与中国企业在去年舆论场热议的“核心技术被卡脖子”境地有些许相似;又如,30年时间里,不是没有诱惑去赚快钱,但是坚定下来做本行、做实业,背后有自己的思考。

  访谈结束后,我们请徐冠巨给岛友们留几行字作为寄语。短暂思忖之后,他写下的东西还是与本行相关——

  “高度重视实体经济,高度重视制造业,充分增强我们中国经济的实力”。

  1、侠客岛:在媒体上看过关于您的故事。听说早期的传化吃过没技术的亏,2000块钱买了一勺盐。给我们讲讲这个故事?从完全不懂技术到研发出来自己的产品、拥有诸多产业上的“隐形冠军”,您怎么看中国企业掌握技术,不被别人卡脖子的问题?

  徐冠巨:我们是从2000块钱起家的,完全是草根。传化一开始最大的痛,一是没钱,二是没技术。

  没技术怎么办?我们就聘请“星期日工程师”,只有周末才来。时间局限,同时技术还需要保密。当年我们做液态洗涤剂,配方我们掌握了,洗涤效果是好的,但是粘稠度不够。就这个问题,我们去请教,希望获得这个技术。后来我们找到技术人员,他要价4000块,讨价还价之后,2000块成交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使洗涤剂粘稠?拿到2000块,那个技术员告诉我们:这是氯化钠。也就是说,是我们每天都能吃的盐,就放在家里的灶台上。

  要知道,我们的创业经费也就2000块。这么多钱买了一勺盐,能不心疼吗?后来我去买关于洗涤剂的书,里面写的明明白白:盐(氯化钠)放到洗涤剂里面有洗涤的效果,也有增稠的效果。

  从那时开始,我才真正体会到了知识的重要性,也开始看技术方面的书,一方面我们引进技术,另一方面也走出去向工程技术人员请教。可以算是自学吧,1990年,我发明了“901去油灵”,主要是解决当时印染行业去污难的问题。

  那时纺织厂的设备基本都是国企淘汰的,布织出来以后很脏,都是油污。我看到女工在用手搓、用竹片刮,去油污的难度很大。1989年年底看到这样的问题,1990年的5月份我们就掌握了这样的配方。这个产品一出来,我们的年销售就是翻一番。当时小平同志提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的实际效力我是实实在在体会到了。

  所以啊,这一路走来,我一直觉得,企业要能够实现持续发展,自主创新,对于研发、创新、技术的重视是第一位的。外部环境和政策是土壤,核心还是企业要有自主创新能力,这是中国企业能够实现持续发展的根本。

  2、侠客岛:今年两会,总书记说要踏踏实实做事业,心无旁骛,也要支持实体经济。传化做了30多年制造业了。这些年来,每隔一段时间资产价格或者说泡沫就会有一些增长,甚至出现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润都不如买两套房子的现象。企业如此,金融业也容易出现“脱实向虚”,进而影响整个社会心理层面。您觉得实体经济意味着什么?

  徐冠巨:传化一路发展过来,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相对发展的还是比较顺利。这个过程中,也抵御了很多诱惑,就是那些赚快钱的行业。我始终觉得,应该做我们懂的,不能机会主义,看到哪里好赚钱就哪里有我们。从企业的角度,要判断什么领域我们熟悉,有核心竞争能力。

  说实话,作为企业家,我们对什么都感兴趣。但是个人的兴趣爱好广泛不应该体现在企业的经营行为尤其是投资行为,不能随着自己的兴趣或者简单的理解作出随意决策。

  实业是经济的基础和经济的脊梁。所以在传化,我首先要求的就是坚持实业。哪怕是集团业务多元化了,做农业、制造业、做物流,也都是在实业范畴内。

  纵观世界发达国家,你看像日本、德国、美国,一直在强调制造业的。我们到德国去看,城市基本都是工业城市,不像我们,除了写字楼就是住房,除了住房就是写字楼。我希望看到农业全部都是良田,城市能够“产城融合”,人们在工厂上班,也在有工厂的城市上班。这是我所想象的。

  想想看,没有工业企业的城市,我们的工作往哪儿去找?难道都去开店吗?开店也是需要买东西的,东西谁来生产?谁来制造?

  当然,人们的认识也需要过程。不论什么时候,生产和制造都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座城市的底层基础,离开了这个底层基础,就丧失了经济的持续发展的基本条件。这是我的看法。

3、侠客岛:我们都知道现在环保的压力很大,三大攻坚战之一就是污染防治。传化旗下有一大板块是化工,传统观感中这也是个污染大户。许多地方都需要在环保和GDP之间平衡,因为这背后也涉及到经济发展、就业、税收、社会稳定等多重因素。从企业的角度,你们怎么看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您前面说到,好像新技术兴起之后制造业“被冷落”了,也受到冲击;传化怎么看待传统制造业与新兴技术的关系?

  徐冠巨:坦白讲,创业的早期,对于企业的认识,如何当好一个企业公民,包括我们在内,很多民营企业家思考都不够全面。这是一个客观发展过程。

  但是新世纪初,通过走出去,我们增进了对世界企业的了解,发现他们非常重视环保、安全、员工的工作环境和员工关怀,当然他们也重视技术、创新等。这都对我启发很大。

  中国已经慢慢富裕起来了,不能够再拿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发展我们的生产。三大攻坚战打响,在环保大检查当中,传化所有工厂全部都过关。可以说,这种理念、思维方式影响了我们的决策和我们投资的方向。

  其二,互联网数字技术是人类的发明,不是特有的行业和特有人群的专利,每一个人都可以享用,每一个行业都可以享用。它颠覆消费方式,颠覆生产方式,也创新商业模式。

  传化认识到了这一点。现在国家提出工业互联网,我们是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浙江样板的工厂。尤其我们现在在实践智能制造的同时,我们在实践智慧物流服务。传化物流过去是公路港,经过六、七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发展成为传化智能物流网,我们建设了遍布全国100多个城市的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的全国网。

  4、侠客岛: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但据我们所知,传化的复合增量率是比较高的。在不太好的大环境中取得高速增长,如果要你给民营企业家分享经验的话,你会如何概括?

  徐冠巨:好的时候有不好的企业,不好的时候也有好的企业。为什么?

  第一是自信和信心。我们有核心竞争能力,做好我们自己的事,不管时代如何变,制造业都是需要的,那我们就要保持定力,看好制造业,做好制造业,服务好制造业,坚定好对国家的信心。中国的市场那么大,企业的基础也不差。首先是一个信心。

  第二就是保持定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打造好。企业不可能一帆风顺,有时出现环境问题,有时会有不可预见的问题,这就看我们企业家对于环境的洞察、理解、预判以及企业自身的抗风险能力、驾驭能力和把握能力。

  2018年,众多大大小小的民营企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和冲击。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资讯很发达,我们可能不断看到、听到哪家企业爆仓了,哪家资金链断了,诸如此类,但还是有数的。中国有几千万家企业,数都数不清楚,大量的企业经受住了挑战和考验,依然在奋勇向前,这是主流。

  但是反过来看,要引以为戒。如何引以为戒?各地要科学执行好中央的政策。同时,民营企业自身也暴露了弱点,在风险压力面前,有些企业不堪一击。这两者应该成为我们的经验教训。

5、侠客岛:连续几年两会您都提到关于物流的提案。对普通读者来说,“必须克服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短板问题”的提法看起来有点专业。能不能通俗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徐冠巨:就是中国物流的发展水平很低。低到什么水平呢?我们的商品,物流费用占比要达到30%-40%,发达国家只有10%-15%。也就是说,大量的费用和成本,都被物流成本吃掉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过去忽视了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你看我们消费物流、快递物流,除了企业努力外,有政府公共的服务,政府引导、大力支持,现在老百姓都感到非常便捷。

  但是,大量的货运物流被忽视了。我们的城市有机场、码头、铁路,有城市规划、有空间规划、有交通规划,就是没有一个物流的布局规划。

  这就造成交通工具没有互联互通。很多制造业企业差不多是信息孤岛,所有事情都要靠自己。外面的情况怎么样?靠工厂,董事长、总经理自己去采购;物流,靠自主服务;金融,银行给钱就给钱,不给就不给。这都造成制造业企业缺少服务。

  现在中国服务业整体占比已经不低了。但是,如果把“生产性服务业”,也就是对生产制造企业的服务业,把这方面水平提升得跟现在消费服务业水平差不多,那个时候,中国服务业水平就可以跟发达国家看齐了,制造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也就能增强了,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也就可以期待了。这是一个最大的短板。

其实你看,德国工业4.0强在哪里?就是在这些细节里,他们的效率高。我相信中国未来会朝这个方向走。虽然我们现在各个方面,如果跟西方国家比还有差距,但我认为,只要我们认识到差距、正视差距,是能够赶上去的。

  现在是求真务实,客观来分析评价自己,实际上是我们找到了标杆,找到了自己的优点和不足。按照我们中国人的性格,应该是不服气的。今天不行不代表明天不行,更不代表未来不行。

  6、侠客岛:如果让您给全国各地的政府服务部门,给这些党员干部提一些建议的话,您会用什么样的关键词概括?或者说,您期待政府部门如何更好地为经济、为企业服务?

  徐冠巨:我们说为人民服务,要让人民感觉好;为经济服务,就要让一线经营的经济细胞感觉好,这就是客户思维、用户思维、客户导向、用户导向。理念、思维和科学的行动很重要,实事求是,多到一线去做做调查研究。

  我们希望国家的政策,尤其是《政府工作报告》当中,经济工作会议以来的政策,真正要听总书记的话,把政策落实到实处。这是我们的希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 马鞍山万事通  |人工智能   

Copyright © 2013 wans.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